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婚嫁频道 > 婚嫁资讯 > 婚嫁潮流 > 正文
什么姿势让男朋友最爽|厨房撞击美妇臀
时间:2020-02-08 17:03:0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婚嫁首页

 有线电视新闻网(csddq)8日电老陈前几天摔断了腿,被儿子陈杰接到城里养伤,因为工作忙,又给找了个护工。

 

 

护工叫林香,今年27岁,以前没做过这一行,因为最近缺钱,才让熟人给介绍了这么个工作。

 

 

林香长的中等偏上,但皮肤白皙细腻,上围惊人。一双腿又直又长,因为没有经验,竟然穿着短裙丝袜来上班,穿着高跟鞋,走路时腰肢一扭一扭的,光看背影就能要了老陈半条命。

 

 

老陈早年丧妻,一直生活在乡下,没有女人,委实憋了许多年。

 

 

话说这头,陈杰早早上班去了,林香八点就来家里收拾,她勤快又麻利,打扫完卫生,还做了顿早饭给老陈吃,这会儿正在收拾桌子,微微弯着腰,倾身到老陈面前拿碗碟,领口里的风光映入老陈眼帘,直接让他看呆了。

 

 

老陈看直了眼,瞬间来了感觉。

 

 

 文学

老脸红到耳根,老陈弓了下身子,尽量遮住尴尬,哪知林香一下手滑,汤水正好撒在老陈那里。

 

 

林香急忙两步走过来,蹲下身子,伸手就去扫那汤渍。

 

 

“嗯~”老陈叫出声来,一边觉得羞愧想抽身,一边又实在舒服难耐,想要更多,最后终于渴望战胜了理智。

 

 

老陈伸手,一把抓住林香的手往下。

 

 

林香早已吓坏了,白净的脸上红晕遍。

 

 

她面红如滴血,想把手抽出来,却被老陈死死抓住。

 

 

“陈……陈叔,您放开我……”林香又怕又羞:“我……我要报警了……”

 

 

像是发脾气,更像撒娇,尾音微颤,有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风韵和味道。

 

 

老陈是乡下出来的,说到底也确实有些胆小,但又实在舍不得放手,于是按着林香的手,呼吸越来越急促,嘴里对林香说:“林香妹子,你帮帮我好吗?”

 

 

老陈再三哀求,林香心软了。

 

 

过后,林香看着老陈满足的表情,觉得非常难为情。

 

 

终于抽出了手,老陈满脸通红,意犹未尽。

 

 

林香忽然就红了眼,泫然欲泣的模样令人恨不能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。

 

 

“陈叔……你,你!”林香快要哭出来了:“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公交代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

 

老陈也慌了神,片刻后说:“香妹子,是叔不好,这样吧,我让小杰给你加一千块钱工资,叔没别的意思,知道你最近缺钱……”

 

 

林香本来想辞职,但是老陈这么说了,又让她想起家里的房贷车贷要还,数目不小。她老公做生意亏了,现在在上班,压根养不起这个家,刚刚只不过给陈叔帮一下忙……他就涨了一千块……

 

 

想到这里,林香辞职的话又咽了回去,擦了擦眼睛,又委屈道,“陈叔,以后可不许这样了。”

 

 

老陈连连答应,目送林香进了浴室洗手。

 

 

水声哗哗响,看着手被洗净,林香咬了咬嘴唇,面颊上又泛起红晕,她忽然伸手,放在自己的胸口。

林香不得不承认,老陈看起来年纪大,没想到……没想到他竟然比她老公还厉害。

 

 

她老公那方面不行,她其实挺空虚的,嘴上虽然不愿意,心里却时常盼望着能有个别的男人,老陈无意间满足了她的幻想。

 

 

又回想起方才的场景,林香微闭着眼来了感觉。

 

 

林香脸色通红,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愉悦的声音……

 

 

浴室的水哗哗作响,老陈在外面什么都听不到。

 

 

“嗯~”脑海里不停地回想刚才的情形,林香脸都红了。

 

 

“啊!陈叔。”浴室的声音也掩盖不住她的迫切。

 

 

手搭在了洗手台边缘,林香腿直颤抖,似乎忍耐到了极限。

 

 

而浴室门,就在此时被轻轻推开。

 

 

老陈是看林香这么久没出来,水龙头也一直没关,想起自己对她做的事,担心林香在里面想不开,才想着来看看,却没想到竟看到这一幕。

 

 

才刚下去,瞬间又烈火升腾,老陈脸红的同时,目光忍不住看向林香。

 

 

林香没发现门打开了,她还在忘情,终于,她脑子陷入了短暂的空白,才慢慢平静下来,软在地上。

 

 

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对着门口,老陈近乎贪婪地望着她,那画面简直让人发疯。

 

 

趁着林香还没发现,老陈赶紧把门合上,推着轮椅挪到客厅。

 

 

老陈可不想现在就把林香吓跑,他觉得循序渐进才能把林香征服。

 

 

下午五点,陈杰下班回来了,林香做好晚饭就要回家了,临走时都不敢多看老陈一眼。

 

 

这一整天她总感觉老陈在看她,背对老陈时身后发紧,防着老陈冲过来,但又有些期待,内心防线顿时崩溃了。

 

 

太灵敏也是个麻烦事,她觉得下次过来应该多做些准备。

 

 

到家的时候,张志明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,看到林香回来,大咧咧说道:“老婆,我饿了,去做饭。”

 

 

林香轻轻一笑,走进厨房。

 

 

她和张志明结婚三年,要说感情吧,也是甜甜蜜蜜,基本上没闹过什么大矛盾,可就是那方面……

 

 

可能是因为以前工作太忙伤了身子,每每亲热,张志明总是不到十分钟就完了,他是满足了,可林香却享受不到快乐,总觉得空虚难耐。

 

 

但那几年张志明有钱,要啥给买啥,林香也就不说他什么,毕竟鱼和熊掌哪里能兼得,可从去年开始,林香就觉得越来越不满足,大概是因为狼虎之年将近……

 

 

打断回忆,林香淘米煮饭,又去池子边洗菜。

 

 

身后传来脚步声,林香没回头看,下一秒,两只手伸了过来,把她弄疼了。

张志明从后面抱住林香,两只手极其不安分,他的头搁在林香脖子上,气息喷在耳垂处:“老婆,我想吃你。”

 

 

林香红了脸,正想赶他,下一秒,张志明的手更不老实了。

 

 

“啊……”林香惊呼,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,一双杏眼里充满了惶恐:“老公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”

 

 

张志明已经得手,一点都不顾及林香的感受。

 

 

林香抑制不住,脚踮起来,下意识的方便张志明,她太需要了。

 

 

张志明嘿嘿笑了两声,跟林香说:“老婆,还说不要,刚刚淘米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想我了?”

 

 

听他这么说,林香倒是放下了心事,哼哼着不应答。

 

 

他让林香趴在洗菜池上,厨房里,林香的声音不断传出来……

 

 

忽然间,林香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,张志明看了一眼,不悦地说道:“陈叔是谁啊?”

 

 

“就是给他做护工,五十几岁的叔叔……啊……”林香的声音都打着尾音:“关……关静音……”

 

 

张志明没有听她的,却抬手接了电话,还把手机放在林香耳旁,压低声音道:“接。”

 

 

他们在那个,声音回荡在整个厨房,手机那头是陌生人,想想张志明都觉得刺激。

 

 

“喂,林香妹子啊。”老陈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,林香狠狠剜了一眼张志明,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:“陈……陈叔~有什么,事情吗?”

 

 

张志明故意的,趁林香说话就逗她,林香闷哼一声。陈叔一愣,马上明白电话那头正在发生什么,他听着那声音,慢慢有了感觉。

 

 

“也……没啥,就是想问问你今儿收拾,把我那药膏放哪儿去了……我这找半天没找着。”老陈一边说着,一边忍不住了……

 

 

“就在……”林香呼吸急促道:“就在床头柜的,左边抽屉……”说完啪嗒一声,手机掉进洗手池。

 

 

林香被张志明掰过身子,然后……

 

 

第二天,林香去老陈家上班,正好碰上出门的陈杰,拦住她道:“林护工,今儿正好遇上,拜托你一件事儿,我要出差一个礼拜,麻烦你照顾我爸多费点儿心了。”

 

 

林香一愣,这么巧?她老公也要出差一个礼拜。

 

 

到家里,老陈已经吃过早饭了,林香只管收好碗筷,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 

 

她老期待着老陈对她做点什么,可老陈什么都没做,搞得她挺空虚的。

 

 

一晃眼,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,老陈无比怀念昨天,却又担心太急进会把林香吓跑,这才奋力忍耐的。

 

 

第二天,林香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竟故意穿得很露,经常在老陈前面弯腰拖地,老陈肯定看到了,可他就是没动作,把林香给郁闷的。

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处了几天,直到星期六……

 

 

和往常没什么两样,林香做完卫生,提着菜篮子去买菜,没想到,回来却看到老陈摔在地板上痛苦地哀叫。

 

 

林香吓坏了,把菜篮子一丢,赶紧去服老陈。

 

 

“陈叔,您怎么样了?”林香到底力气小,用尽力气,也只是把老陈翻了个身,自己还因为重心不稳倒在了老陈身上。

 

 

温香软玉,女人的身上散发着醉人的香气,感觉到林香想起身,老陈急忙一把搂住林香,脸上还是一副痛苦的模样。

 

 

“哎哟,可疼死我了,我想伸手去拿个遥控器,结果就从轮椅上摔下来了……”老陈的手开始不老实了。

 

 

27岁的女人,皮肤白皙柔嫩,没有一丝赘肉,这在村子里可是见不着的。

 

 

老陈近乎贪婪地搂着她,林香不自然地扭动着,却一不小心碰到不该碰的。

 

 

林香感觉到了,心里十分难受,心想着,如果让他……

 

 

林香一个激灵,打断自己的想法,红着脸想从老陈身上下来。

 

 

老陈哪里舍得,摁住了林香:“香妹子,别动,别动,我的腰好像受伤了。”

 

 

林香吓了一跳,如果金主被她照顾地伤上加伤,那陈杰回来,别说开工资,之前的钱都拿不到了。

 

 

于是又坐了回去,却不曾想,这一坐,又惹事了……她身子一缩,反射性闷哼一声。

 

 

反应过来以后,林香猛一颤,慌乱地挪开身子:“陈……陈叔,这样不好……”她到底没克服传统思想的禁锢,虽然已经勇敢的迈出第一步。

 

 

老陈一阵惋惜懊恼,知道刚才是把她吓着了,要是慢慢来就好了。

 

 

经过一番努力,老陈坐上轮椅,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

 

厨房里,林香感觉到自己还很汹涌,不由得脸红,有些魂不守舍地做了中饭,去叫老陈,老陈却先她一步开口道:“香妹子,来,你过来。”

 

 

林香犹犹豫豫地上前,坐在房间的沙发上,紧张的把手放在膝上。

 

 

老陈惋惜的看一眼她下方,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红包,红包鼓鼓囊囊的,一看就知道里面有不少钱。

 

 

“来,拿着。”老陈催促,对林香笑道:“我知道你过几天要还房贷了,小杰给你发的工资我估摸着不太够,就给你包了个小红包。”

 

 

林香一愣,随即感动的一塌糊涂,眼眶都红了:“使不得,陈叔……”

 

 

“甭推辞了,叔是看你做事勤快……快来,拿着。”老陈朝她招了招手,拉着林香坐在自己旁边,一只手拍了拍林香的大腿,又没忍住。

 

 

林香一颤,本能地想避开,目光落在那一叠钱上,终于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

 

老陈见林香没反抗,胆子更大了……

 

 

林香惊愕地望着老陈,脸颊泛起惊怒的红晕,一把抓住老陈那只手:“陈叔,我……我结婚了,你不能这样……”

 

 

到手的鸭子,老陈怎么可能放过,呼吸急促,挣开林香的手。

“啊~”林香缩了下,害羞和无助占据在心头,最后,终于是三年的婚姻令林香恢复理智,在老陈就要成功的那一刻,林香使出浑身的劲儿推开老陈,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,忍着泪对老陈说:“陈叔,我嫁人了,实在不能这样,我……我明天就找陈总辞职……”

 

 

很舍不得这么高的工资,可想起老公,林香实在做不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

 

林香跑了出去,眼角似乎泛着泪光。听着门关上的声音,老陈脸色轻一阵红一阵,十分懊恼,他倒想追出去,可腿不方便,要不然,到嘴的鸭子怎么能让飞了!

 

 

林香哭着打车回家,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缓了缓神,心里委屈,忍不住给老公张志明打电话,没想到,电话铃声从门口传来。

 

 

张志明提着行李箱和公文包,摔上门,晦气道:“妈的,单子没谈成,亏了劳资两千多块……咦,老婆,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?”

 

 

老公这么说,林香也就开不了口,温柔道:“怎么了?”

 

 

张志明一脸嫌恶:“单子再跟一天就成了,我能从中间赚三四万,偏偏这个时候老板的爹打电话说护工那边出了点事,他一个人在家动不得,老板生怕他爹出事,合作也不谈了……妈的,为了讨好老板,机票饭钱都是我自掏腰包……”

 

 

林香刚想说什么,就被张志明往怀里一搂,坏笑道:“不想这些晦气事了,老婆,我在东莞可新学习了不少花样……”说着一把抗起林香进了卧房。

 

 

“别……”林香脸色腾地一下红了,挣扎了一下,张志明哪肯放过她。

 

 

“嗯~”林香闷哼一声,身子抖了一下。

 

 

“哟?老婆……你是不是一直在想我?”张志明不怀好意地笑笑,惹得林香一阵颤栗。

 

 

听到这话,林香突然想起陈叔来,身体一下子就热了起来……

 

 

张志明不喜欢花时间做前戏,见林香已经这样了,急急忙忙开始,林香迷迷蒙蒙地看一眼,咬了咬唇,瞬间没什么心情了。

 

 

张志明没注意到林香的变化,只顾着自己,没多一会儿就完了。

 

 

“咳……老婆,”张志明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:“太久没那个了……那个新花样,我们下次,下次。”

 

 

林香兴致缺缺,却也不忍心打击他,只温柔地笑笑道:“老公,你已经很棒了。”

 

 

凌晨,林香在黑夜中睁开眼,深吸了一口气,挣开睡熟的张志明的怀抱,背对过去。又过了一会儿,林香忍不住……

 

 

“嗯~”林香咬着下唇,轻轻发出声音。

 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什么姿势让男朋友最爽|厨房撞击美妇臀相关阅读:
点击排行
贵州快三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 单职业迷失传奇版本 中古屋 房产| 乌苏市| 马关县| 长海县| 银川市| 吉水县| 临桂县| 白水县| 基隆市| 海伦市| 河源市| 汉源县| 麻江县| 达拉特旗| 东阳市| 苏尼特左旗| 米易县| 焦作市| 长岭县| 洪泽县| 南城县| 汽车| 潢川县| 翁牛特旗| 聂拉木县| 奉节县| 涿州市| 黑水县| 台东市| 盘山县| 黄梅县| 子洲县| 砀山县| 贺州市| 西宁市| 绥阳县| 贺州市| 中方县|